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新京報]疫情下無法“追花奪蜜”的蜂農:今年誰來給油菜花授粉

【字體:

  現在正處在花期的油菜花,同樣會因為缺少蜜蜂授粉影響油菜籽的產量和質量。

  農歷一月過去了,四川興文縣,往年早已帶著蜜蜂去油菜地采蜜的田強,過去幾天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家有六箱蜜蜂被餓死。道路不暢,去不了蜜源地,“我們的蜂業合作社有十幾個人,每家都有蜜蜂餓死的。”田強說。

  重慶酉陽縣蜂農劉顯武的蜂群稍微好一點兒,冬天的存蜜還比較多,買回一些白糖還能維持成年蜜蜂的生命,但是缺少花粉,幼年蜂已經出現了發育不全的情況。加之道路不暢,本來計劃要轉場去蜜源地采蜜,現在也無法成行。“可能會減少一個花期的收入吧,差不多一兩萬塊。”劉顯武說。

  “我國有900多萬群蜂,蜂農人均養蜂30群,這樣算下來大概有30萬蜂農。”中國農業科學院蜜蜂研究所前所長、研究員吳杰介紹,“籠統來說,蜂農們常說的一箱蜂也可以折算成一群蜂。”吳杰表示,900多萬群蜂中,有600萬是“意大利蜂”,其中至少有半數需要“轉場”,即在不同季節前往不同地點“追花奪蜜”,錯過花期對于蜂農來說損失不小;不僅如此,不少地區的果蔬目前主要依靠蜜蜂授粉,如果因為道路不暢,蜂農無法前往,還會對種植業產生較大影響。好在情況已經有所改善,此前三部門針對養殖業面臨的特殊困難,明確了一系列幫扶措施,在“要確保物資和產品運輸暢通”中,專門提出要將“轉場蜜蜂”也納入生活必需品應急運輸保障范圍。

  蜂農困守老家 全年收入都受損

  1月上旬,田強養殖的中華蜂孵化出了第一批幼蟲。按照養蜂業的術語,這是開始“春繁”了,在開春第一個花季之前“補充士兵”,新的一年才能采回多多的蜂蜜。

  但900公里外突然暴發的一場疫情,卻扎扎實實地影響到了他所在的四川省宜賓市興文縣。在春繁期飼料消耗量最大的半個月過后,他突然發現,路不通了,飼料買不到了。他去周邊的小商店零零散散把能買到的白糖都買了回來,但還是難以滿足近200箱蜂每天三四百斤的需求。

  田強說,剛開始,興文縣的防控措施十分嚴格,村與村之間都無法交通。后來稍微緩和了點,農用生產物資可以去縣里領通行證后放行,但他去問供貨商,還是沒有飼料。如果能轉場到油菜花田邊上,情況或許會好點兒,但蜜源地的未知因素也不少;就算能辦下通行證運到蜜源地,餓了這么久的蜜蜂如果一下子大規模地放出來,反而會因為爭搶蜜源而打架,更容易死亡。考慮許多后,田強還是沒有選擇在交通剛放開時轉場。

  劉顯武的近120箱中華蜂也因為封路一直留在家中。

  有些像他這樣飼養中華蜂的蜂農也需要“小轉場”,也就是在短距離內追逐花期蜜源。“定點養蜂的產量低,而且轉場的養殖方式其實也是中國養蜂業的傳統。”劉顯武說,從為“集體”養蜂到個體戶、合作社,已經66歲的他和蜜蜂打了40多年的交道。

  

劉顯武和他飼養的蜜蜂。受訪者供圖

  早年,劉顯武還是帶著他的蜜蜂大軍“全國大轉場”,安徽、湖北、河南、山東都跑過。

  轉場都是在傍晚或凌晨出發,天一黑,等蜜蜂回巢了,把巢門關好,裝上卡車就走。路上往往要走一兩天,遠的時候開過四天四夜,那時就必須兩個人輪換著開。那時候孩子還小,劉顯武也會帶著妻兒一起轉場,吃住就在租用的蜂場里,很多時候過年都在蜂場里。

  無論是“大轉場”還是“小轉場”,劉顯武總能在蜜源地碰到來自全國各地的“追花人”,“浙江的、湖北的、山東的,遼寧來的蜂農特別多。”而在這一地花期過后,從東南西北追隨花香而來蜂農又四散各地。

  現在年紀大了,劉顯武也就只在近一點的地方跑跑了。按照往年的計劃,他會先去重慶和周邊一些地勢較平的地方“追”油菜花,“平原流蜜要好一些”;之后去湖南常德一帶“追”橘子花,近些年還會再去一趟湖北荊州“追”紫云英,最后回到重慶酉陽“追”山花。

  不過今年計劃的第一步就受阻了,錯過一個花期,他估計損失可能在一兩萬。而據他所說,蜂農往往要靠一個花期的收入,支撐他們轉場去“追”下一個花期,以前他就聽說過很多蜂農錯過一個花期沒錢轉場,“留在那里回不來了”,養的蜜蜂也慢慢死掉,最后只能在當地打工或另謀其他出路。

  

劉顯武飼養的蜜蜂。受訪者供圖

  “春繁”受阻,甚至有可能會影響到蜂農全年的收成。“‘一年之計在于春’嘛,現在正是蜂群繁殖的快速發展階段,是由弱變強的最關鍵階段,錯過了,‘戰斗力’就弱了。”中國農業科學院蜜蜂研究所前所長、研究員吳杰說。

  不過,田強倒沒有那么悲觀,“會有一些影響。如果接下來天氣好,收成也能上來一些,如果天氣不好那就是雪上加霜了。說到底,養蜂還是靠天吃飯的。”

  缺少蜜蜂授粉 種植業或受影響

  除了蜂農自身的困境,吳杰還擔心由于蜂農不能及時進駐蜂場,農作物缺乏蜜蜂授粉,會對種植業產生影響。

  蜜蜂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有多篇論文研究中國農業蜜蜂授粉的經濟效益。相關論文介紹,“世界上主要農作物的85%都依賴于蜜蜂等昆蟲授粉,尤其是油料作物、蔬菜類、水果類和堅果類等蜜蜂授粉的效果尤為顯著”,“中國44種水果和蔬菜中,蟲媒作物為39種。近半個世紀以來,不論在種植面積還是產量上,中國水果和蔬菜蟲媒作物所占的比重均在95%以上。”

  研究人員估計,以蜜蜂授粉為主的昆蟲授粉,對中國水果和蔬菜產生的經濟價值,占44種作物總產值的25.5%;在昆蟲授粉的價值中,水果類占84.5%,蔬菜類占15.5%。一項吳杰參與的研究發現,蜜蜂授粉對中國農業生產具有顯著的促進作用,僅2006年至2008年間36種主要作物蜜蜂授粉的年均價值高達3042.20億元,是中國蜂業總產值的76倍,相當于中國農業總產值的12.30%。

  

吳杰(左三)在調研指導蜂業生產。受訪者供圖

  “巴旦木就是依賴蜜蜂授粉的作物,蜜蜂的作用無可替代;梨、桃,還有溫室里的草莓、番茄類作物,它們對于蜜蜂授粉的利用率也非常高,這些作物也臨近花期,3月中下旬就需要蜜蜂進場了。如果蜜蜂因為疫情不能進場,更不可能指望需要人員聚集的人工授粉了。”吳杰說,如果缺少蜜蜂授粉,這些作物的產量和質量都會受到影響。

  而現在正處在花期的油菜花,同樣會因為缺少蜜蜂授粉而影響到油菜籽的產量和質量。

  蜜蜂研究所一篇早年論文記錄,蜜蜂授粉可以使油菜花增產20.8%到40.8%,油菜籽的出油率提高2.1%到26.5%。蜜蜂授粉對于大白菜種籽、甘藍種籽、西紅柿和辣椒的增產效果甚至可以超過100%,甘藍種籽增產效果最高可以達到216.1%。

  不過,劉顯武回憶,以前去各地轉場,當地農民并不會覺得蜜蜂在幫助他們,反而會覺得是占了他們的利益,尤其是本地蜂農。劉顯武不僅要自己掏租場地的費用不說,有時還會遇見“地頭蛇”要求他們只能把蜂蜜賣給自己,或者地痞流氓打砸蜂箱。“現在已經好多了,但也不敢說絕對沒有了。”劉顯武說。

  吳杰表示,經過十幾年的科學知識普及和技術推廣,種植業者慢慢提高了對于蜜蜂授粉作用的認識,“已經有些種植業者愿意花錢租蜜蜂來給作物授粉了,但是還不像西方發達國家那樣重視。”

  田強也說,這些年隨著一些外出農民工返鄉創業,也會有這樣的創業者主動請他們去給橘子之類的水果授粉,“就是免了場地費,能免場地費也很不錯啦!”

  限制陸續放開 有蜂農開始追花

  “養蜂就是吃不飽也餓不倒吧”,80后的田強從2013年開始養蜂,最早只是當作業余愛好,收獲蜂蜜自家食用,直到3年后成為了一名職業蜂農。近些年,他又找到了兩處荔枝、龍眼的蜜源地,比之前多了兩處;到了七月份,他便會到云南的高山上追山花。

  風景倒是不錯,只是,“餓著肚子的人哪有心情看風景?”田強說。此外,蜂場的選址也很有講究,方圓兩三公里內不能有養殖場,“蜜蜂很愛衛生的。”

  

田強之前租用過的蜂場。受訪者供圖

  好在情況有所改善。2月15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交通運輸部辦公廳聯合發布緊急通知,針對養殖業面臨的特殊困難,明確了一系列幫扶措施,在“要確保物資和產品運輸暢通”中,專門提出將“轉場蜜蜂”也納入生活必需品應急運輸保障范圍,“對一些縣、鄉、村封村封路、一概勸返等不恰當做法,要堅決予以糾正。”

  吳杰表示,這一政策的出臺對于解決蜂農目前遇到的特殊困難應該有幫助,但在鄉、村一級的執行上還是有難度,“如果蜂農有能力做到‘點對點’、‘人對人’的對接,預先跟轉場地點聯系溝通好,這邊出村和那邊進場的相關證明都開好了,就能‘動’。現在非常時期,不像以前,直接去就行了。”

  在劉顯武看來,政府部門的反應還算及時,但他那邊政策執行落地需要一段時間,決定索性等到四月份,賠掉一個花期的收入,直接在橘子花開前轉去下一個場地。

  2月21日,就住在國道附近的田強發現縣鄉的主干道已經放開了,中午吃過飯,騎著摩托車去看了三個油菜花田,落實了三個蜂場,還和以前租過場地的農戶電話聯系,又落實了一個蜂場。他準備把自家的蜜蜂們分幾批轉到這些縣道旁的蜂場去,每個地方放三四十箱。

  2月22日凌晨四五點,趕在蜜蜂醒來前,田強把蜂箱搬上小貨車,奔往已經開花半個多月的油菜花田。

 

(單位:中國農業科學院蜜蜂研究所 )
TOP 腾讯分分彩怎么开奖的 好运来彩票网址 陕西快乐10分投注 竞彩篮球大小分 千炮捕鱼电玩城客服 棋牌辅助器(免费) 排球比分怎么表示 欧冠赛程积分榜 波克安徽麻将官方网站 青海十一选五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日本av女优2013年 美人捕鱼95至尊 吉林微乐棋牌 福建11选5在线投注 内蒙麻将玩法图解 安徽11选5 幸运赛车开奖走势